威尼斯正规官网 > 三农政策 > 聚焦农村教学点,集中办学仍需改善

原标题:聚焦农村教学点,集中办学仍需改善

浏览次数:147 时间:2019-09-27

“还是恢复村小好,孩子上学方便。”近日,龙川县黄布镇宦境村村民黄木告诉记者,2013年春季学期,宦境小学的四五六年级学生全部合并到镇中心小学就读,小孩上学路程从几百米变成了6公里。他的两个孩子只能在学校寄宿,每周一、周五包车回家。不过,这种局面只持续了一个学期。在村民的强烈要求之下,2013年9月,宦境小学四五六年级重新恢复办学。

核心阅读

宦境小学的情况并非孤例。自2010年启动教育创强以来,龙川县300多所完小减少为70多所,撤并的200多所都是村完小。集中办学改善了学校的硬件设施,优化了师资力量,但也暴露出学生上学路远、交通安全隐患大、家长负担增加等问题。因此,近几年,龙川各乡镇陆续出现被撤并的村完小恢复办学的现象。

自2001年起,中小学校布局调整在全国铺开,一些生源不足的农村学校和教学点纷纷被撤并,导致不少农村上学远、上学贵等问题重现。2012年这股撤并风被叫暂停。

图片 1

那些不再保留小学校的村庄,孩子们如今怎么上学?那些被保留下来的教学点,生源状况和教学质量如何?近日,本报记者来到云南、陕西和江苏等地实地调研。

2013年春季学期,宦境小学撤掉四五六年级,秋季学期又恢复。目前,全校有120多名学生。

澄江县七江村小学被撤并导致新的上学难

撤并优势多,接送成问题

孩子只能到15公里外的中心校就读

登云镇是龙川县首批开展教育创强的乡镇之一,且撤点并校最为彻底。创强之前,登云镇有7所完小分布在下辖的7个行政村,此外还有4个教学点。创强成功后,全镇只保留镇中心小学和3个教学点,其余的全部撤掉。登云镇中心小学副校长郑光辉介绍,目前全镇在校小学生有1200多人,其中3个教学点共130名学生,“创强前,全镇在校学生才778人。”

本报记者 杨文明

在郑光辉看来,全镇小学生大幅增加主要得益于集中办学后学校硬件设施和师资队伍有了质的提升。比如,并校后,一位老师可以专心教一门课程,不用兼顾其他课程。

日前,记者来到云南省玉溪市澄江县九村镇七江村。这儿的七江小学2010年被撤并,原来学校的300多名小学生只能到15公里外的镇中心小学上学,镇上的初中在此之前也已并入位于澄江县城的澄江二中。

“中心小学的教学和老师更好。”登云镇天云村七年级学生黄静(化名)告诉记者,一至四年级,她在村小读,除了语、数、外,几乎没有上过其它课,而且数学和英语是一个老师教,很不专业。到中心小学后,这种情况有了改观,不仅能上美术、音乐等课程,每门课都有专职老师辅导。

“当时不少老百姓不愿意搬迁的,可是镇上这么要求了,大家也就跟着把孩子送到了镇上。”七江村的陈大姐告诉记者,不少学生家长[微博]对撤并七江小学有意见,“要是学校出事了可了不得,有意见又能怎么办呢?”

集中办学给孩子们营造了良好的学习氛围,带来了竞争意识。龙川县教育局副局长骆春桓说,学校撤并后,学生相对集中,学生之间就会有比较和竞争,学习氛围更好。“有些教学点生源太少,成绩很差的还能排全校第三名。”

据当地政府有关人员向记者介绍,当初七江小学之所以撤并,“是因为学校存在地质安全隐患。”澄江县教育局副局长王东说。

虽然撤并学校优势众多,但仍暴露出一些共性问题,首当其冲的便是学生上学的交通和安全问题。登云镇党委副书记杨增梅说,一般来说,住得近的学生大多由家长接送,住得远的由家长合租面包车接送。为了鼓励学生寄宿,中心小学安排了110个床位免费给学生,但只有28个床位有人住。

从2009年11月至2011年底,云南省对中小学校点进行了大规模调整,共撤并了9308个小学校点、112所中学。撤并前,云南农村教育设施和教学质量并不乐观,部分学校只有十几个孩子一两位老师,不少学校处于地质灾害点。“原来每次下雨,总得给学校打个电话确定学校周边地势是否开裂才安心。”王东告诉记者。

集中办学也加重了部分学生家长的负担。登云镇天云村的叶女士为了解决4个孙儿的上学接送问题,刚买电动车不久又买了一辆二手面包车。她说,用电动车接送,4个小孩得分两趟,早、中、晚三次,每天要来回12趟。如果包车,一个孩子一学期要500元车费,不仅不划算,还不放心。出于长远考虑,她买了面包车,每个月的油耗成本在300元左右。

云南校点撤并有其特殊性,至今仍有不少自然村未通公路,这意味着家长不可能对孩子上学实行接送,加上有些家庭孩子众多,很难接送所有孩子。在滇南等贫困山区,由于学校不具备住宿条件,有的孩子只能徒步两三个小时上学。

恢复看民意,村小要达标

“上学难哦。” 罗大哥一听记者采访孩子上学的问题,就倒起了苦水。“周五接周日送,15公里山路单程至少要40分钟,得早点去等着,一趟来回少说得2小时。有些家长为了接送孩子,只能停下手中活计。”

创强结束后不久,龙川部分乡镇的村完小就恢复办学了。比如,义都镇在创强之前有10所完小,创强时保留5所,现在恢复到9所;黄布镇创强前有6所完小,创强规划保留1所,目前有4所恢复;鹤市镇创强前有10所完小,创强规划保留1所,目前有7所。

“要是坐班车,去镇上一个孩子一周两趟得花10块钱,去县上读初中得花12块钱。”罗大哥说,“有时候晚了就得赶夜路,山路难走,虽然基本上都硬化了,但是大多数路段只能容一辆车,路边防护栏也没装,不安全的。”

从撤并到恢复都是民意所致。黄布镇中心小学邓校长告诉记者,黄布镇留守儿童较多,在2013年春季撤点并校之后,学生接送难问题凸现出来,甚至出现了部分家长不愿送孩子去中心小学上课的情况。为此,中心小学还进行了一项民意调查,反馈结果几乎是“一边倒”,即要求恢复村小办学。“没办法,只能顺从民意。”

据记者了解,接送孩子的班车时有超载。事实上,校点撤并并非只带来了不便。记者在九村镇中心小学看到,学校投资几十万的塑胶跑道正在铺设,教学楼也修建得气派。对于本就不宽裕的财政来说,撤并校点后,确实集中了资金,将有限的几所学校建设得更为安全、漂亮。

义都镇出现了同样的情况。义都镇中心小学校长李鸿程透露,撤并村小之后,部分家长意见很大,跑到镇政府上访,要求恢复小学,镇政府和中心小学迫于压力,不得不恢复原来的办学模式。

“有田径场的山区小学,放眼云南全省都不多。”王东说。

龙川县教育局副局长殷汉林介绍,目前全县有意愿恢复村完小的有60多所,实际已经恢复37所。“这些学校已经恢复办学,但还没有通过教育局审批,也没有纳入国家统一的信息平台。经教育部门评估验收的有24所,目前处于审核阶段。”

“孩子在学校还是吃的好呢,国家政策好,牛奶面包天天发。”陈大姐告诉记者,她家在镇上上一年级的孙女在学校吃得不错,“回家就想吃咸菜”。九村镇中心小学校长潘勇告诉记者,学生在学校寄宿,每月有100元的寄宿生补助直接打到学生饭卡上,此外每位学生还有20元的交通补助。

殷汉林说,是否恢复村完小主要根据当地村民的意愿。如果大多数村民想要恢复村小,中心小学要做一个完整的报告报送镇政府,镇政府若同意就盖章递到教育局,然后县教育局派人前去评估,符合条件的则审批通过,条件差的则要求整改,要达到“标准化学校”的各项标准才行。

尽管如此,一位孩子才1岁多的张姓村民仍对记者说:“村上学校能复办该多好!你能不能帮忙向上级反映一下?”

上学路变近,烦恼依然多

高邮市至少30%农村孩子在村小教学点就读

虽然恢复村完小办学是民心所向,但随之而来的资金投入、教学质量保障、原有资源闲置等问题又亟待破解。骆春桓告诉记者,原有的大多数村完小没有纳入创强时的规划和教育布局中,办学设施等各方面都存在一定欠缺,现在恢复完小办学则要补齐短板,“钱从哪里来是关键,有些学校可能很难补上。”

出台帮扶政策,破旧教学点“重生”

本文由威尼斯正规官网发布于三农政策,转载请注明出处:聚焦农村教学点,集中办学仍需改善

关键词:

上一篇:李克强为何连续5年把简政放权作为,李克强回应

下一篇:农业部关于做好2014年生猪屠宰行业管理工作的通